誉福产品中心

传统文化

HTTP://WWW.YUFUHM.COM

老家具.新家具.仿古做旧的家具

到家具,人们自然也就想到两个人,一个是王世镶老先生,王世镶老先生虽然已驾鹤西去,虽然在走之前把自己的收藏品出了手,在大家心中他仍旧是一位了不起的收藏家,这就是境界,这就是精神的存在,是没有人可以好比的.中国收藏家具的人,基本上都是在王世镶的影响下上的路,虽然王老先生现如今上路走了,他的神交的学生们,从他那学到了收藏家具的一些本领,跟在王老先生后面屁颠屁颠的折腾着,但是王老先生留下的精神无人可及.可能有人的收藏品比王世镶老先生的藏品还要丰,但是只是收藏而已.没有赋予藏品文化内涵,一生也就是一个仓库保管员,看看仓库而已.只要一上路追踪王老先生而去,便会在人们的记忆里消失. 

        一个是马未都,马先生可谓名扬四海,不是因为马未都先生的收藏品如何的丰厚,再丰厚的藏品,即使把故宫所藏全部赠给马先生收藏,马先生也不可能永远的保管下去.让马先生名震中外的是马先生没上过这个大学那个大学,更没有这个研究生,那个后和前,却有丰厚的文化历史知识.上到天文地理,下至鸡毛算皮,国际的国内的,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马先生都能有浅入深的微微道来.在“败家讲坛”上侃侃而谈,把亿万观众侃的目瞪口呆,心服口服.真好似东方红太阳升,藏界出了个未都马先生.未都先生是藏坛怪才,是继王世镶老先生之后的又一个年过半百的新秀.希望马先生能把王世镶老先生的藏家境界发扬光大.也一定能发扬光大!

         马先生在“败家讲坛”上的侃侃而谈,影响了老中青三代人的收藏,也影响了那些不搞收藏只想买家具的人.一次朋友聚会,一位知道我也收藏家具的朋友说,马先生在百家讲坛上说的,明朝的家具色彩淡是因为糊窗户的纸透亮不好,清朝的家具色彩重是因为以后有了玻璃,房间透明度好了.我听后有点谛笑皆非,百家讲坛是集知识性,趣味性和娱乐性于一体的,内容只能作为参考.我问这位朋友,你到家具城买家具先考虑什么?朋友说当然是实用好看!有没有考虑你家里的光线适合配什么样的家具?没有!对呀,现在的生活条件如此优越,你都没有考虑光线问题,何况过去.

         对马先生收藏的家具我不好评说,因为马先生在收藏上占天时---北京,是红木家具的发源发展地,占地理---皇帝老儿的屁股底下,手一伸就能抓到皇上的家伙.在京城老百姓家,你一不小心就能碰到皇帝老儿用过的马桶或尿壶.外地就不行,外地再好的东西到了京城就逊色.但是外地有外地的特色,也是京城里的东西比不了的,就象乾隆皇帝后宫缤妃三千,还要到处寻花问柳呢.各有千秋,韵味不同.

        我收藏的家具,红木以下的我不买,红木以上的,只要我看上,缘分也到了就买下来.论数量,比王世镶老先生卖给香港庄氏兄弟又捐赠上海博物馆的家具还要多,论年份和质感,我就不好评说了,王老先生毕竟是中国家具收藏第一大家,生活在京城,占据着天时,地理,人和.无人好比!

          但是,我只要到上海,总要到王老先生的家具前反复的观摩领会,再看自己的收藏,时间久了,也就理解了十之八九,心里也就明白真在那,假在那了.以前我曾经写过,博物馆里的东西,自己家里的东西,古玩市场上的东西,三点一线,反复无穷的观摩比较,比着比着就明白了,比着比着就长了知识,就成了专家.中国有句俗话;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手里的藏品不要怕和博物馆里的东西去比较,也不要怕别人说三道四,有悟性,有感觉,从这些过程中总是能体会出一些知识的。

         有一次在上海,到小刀会址看了看,一位陪同的老同志问我小刀会址里的家具是不是红木的,是不是老的?我说是红木的,不很老,好象是记念农民起义统一订做的,只有工作人员每天打扫时的擦拭亮光,没有使用过的痕迹.老同志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感觉.果然在一只太师椅腿上找到了捐赠公司的名称.老同志很,说在上海生活了几十年,今天才明白小刀会址里家具.

          我看过不少关于家具的文章,相对瓷器而言,家具的鉴别要容易点.不过,面对满天飞的家具鉴别方法的文章,有时让人看的一头雾水.说什么老家具不能用湿布擦,水分子会对老家具如何如何,不知有什么科学依据,是不是怕湿布擦掉了家具上的灰烬,暴露了家具是做手脚的.满脸是灰烬的人,不把脸上的灰尘洗掉,擦干净,你又怎么看出这人的皮肤是老还是嫩,是白还是黑,洗干净了,年纪自然也就看出个十有八九,老家具是不怕用湿布擦的,就象老头老太的皮肤,用洗面奶也洗不嫩一样,苍老的感觉一擦就没了,那还是老家具吗!每次买到老家具,观摩之后,便用一盆热水湿布,里里外外擦个干净利落,让其木质纹理显露出来,再用刷子刷去拐角缝隙中的脏物,真正的老家具上的污垢,是很难擦掉的。

        只有做旧的一擦一刷就没了.老家具搜拾干净之后,再用干布经常擦擦,用不了一个星期,程年的包浆就会很亮很亮,新家具,做旧的家具就没有这个感觉.如果包浆能用湿布擦掉,那还叫包降吗,就象老头老太,脸一洗就年轻了,还是老头老太吗,如果大家经常到古玩市场看看店铺里的家具就知道了,放了好几年,店铺主人每天都擦一到两遍,包浆还是出不来.陈年的包浆是多方因素造成的,并不是仅仅用布就能擦出来的,凡事多,多动脑,综合的去分析判断,时日已久,一切也就明白了.东阳誉福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