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福产品中心

传统文化

HTTP://WWW.YUFUHM.COM

我们 为什么在这里?

今天,我们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在这里呼吁推动家具文化?

 

因为我们处于一个传统文化没落的时代,我们面对的只有传统家具的躯壳,而远离了文化的内在精神。因为文化的式微,才需要在这里呼吁。

我们离传统文化有多远?

 

我们早就不习惯毛笔的书写,自然也看不太懂那些行书、草书、篆书字体。书法,书法中的用线方法、审美标准,我们彻底搞不懂。但是,不要忘了,明式家具就是线的艺术。明式家具中各种线脚的变化,用线的方法,线条的韵味与形式,其实就是书法用线的转化。

 

我们也没太多时间去了解绘画,更别说像古人那样将绘画作为一个文化人必须练习和具备的技能。但是,也不要忽视,明式家具的韵味与明代文人绘画是完全一致的,属于写意的艺术。而清代宫廷家具的韵味与清代宫廷绘画是一模一样的,属于写实的艺术。明式家具擅长的是用线造型,而清式家具强调面的雕琢与变化。

 

我们对传统的文字也越来越陌生。看繁体字很费劲,读唐诗宋词必须看下现代文的解释才能完全搞懂,更别说《四书五经》以及其他文史经典。但是,不要忘了,明式家具简约素雅的风格,与禅宗的空灵、道家的质朴、儒家的中庸是息息相关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明式家具的母体,没有文化艺术的高度成熟,明式家具的艺术形式就不会如此优美和璀璨夺目!

 

明式家具的发展,是由文化与文化精英阶层推动的。明代文人士大夫阶层既是家具的设计者,也是家具的使用者。明式家具的艺术风格与文人士大夫阶层的品味格调、人生理想,乃至修养学识、言行仪表均完美地衔接和对应。

 

我们置身于传统家具行业之中,属于传统文化产业的圈内人。可是,扪心自问,我们离传统文化有多远?我们是因为对传统文化本身尊崇而喜欢家具?还是看重这个行业的盈利机会,将买卖家具作为一种盈利手段而已?

 

所以,我们应该问问:我们这个时代红木家具行业的迅猛发展,是得益于文化高度繁荣和进步所推动?还是因为商品经济发展,市场需求催生的结果?

我们这个行业缺少什么样的文化?

 

● 我们缺少家具设计与制作的文化

全国从事红木家具生产制作的企业数量达2万多家,与几万家企业数量对应的,并不是百花齐放的产品风格与类型,而是千店一面、万家同款的产品造型;与数万家企业规模、数百万从业人员、几千万消费人群所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全国还没有一家高等艺术院校开设有传统家具研究与设计的专业,教育缺位,设计与制作文化又从何培育?

 

● 我们缺少站在文化的角度,来制作家具的心态与文化

在这个行业中,将家具当作生意来做的人多,将家具当作家具来做的人很少,将家具当作文化来做的人就更少!无论是从业人员的规模,家具制作的产量,还是砍伐与消耗木材的数量上,我们短短十多年间累积的总数,远远超越了明清两代数百年相加的总和!那么,我们的家具精品数量是否超越明清?家具产量做大了,精品数量却没有跟上;家具产业做大了,文化却没有跟上。我们行业的发展依托了什么文化?又树立了什么文化?

 

● 我们缺少认真做好企业,培育品牌成长的心态与文化

我说两个数字,第一个数字是2万家,第二个数字是20家。在我们这个行业2万多家企业中,真正以家具品质做成时代精品,让业界心服口服的企业有多少家?我在心里数过,没超过20家!能以精品家具来树立行业威望,在全国有话语权和文化影响力的企业又有几家?不超过三五家!花几千元买来的全国知名品牌,到底是些什么档次的家具?所以,我们缺少认真做好家具,制定长远目标,耐心培育品牌成长的文化!

 

● 我们缺少尊重家具、敬畏自然的文化

我再举两个数字,200倍和20%。十多年前,越南黄花梨上等木料每吨价格约为5万元,红木家具生产制作企业当时的毛利润是15%~20%;十多年后,越南黄花梨同等规格的材料每吨价格上涨了200倍,但我们生产企业的毛利润仍然是15%~20%

 

两个数字对比,虽然我们兜里的钱越来越多了,可是盈利能力并没有增加!如果不是得益于名贵木材资源迅速消耗所带来的价格上涨,我们这个行业谁可以挣这么多钱?

 

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被全世界视为家具艺术珍品的中国明清家具款型,加上全世界范围内本应该留给我们子孙有序使用,生长数百年的名贵木材,再加上父老乡亲们一刀一斧制作出来的家具,为什么到我们手里,只能赚取15% ~20%的加工费?而无法体现合理的附加值?

 

因为我们缺乏对家具本身的尊重,对自然的敬畏!

 

对于先辈,对于我们的子孙后代,对于那些名贵木材,我们是否能够做到心安理得和问心无愧?

 

● 我们缺少审美的格调和品鉴的文化

我们既没有技能培训的体系,也没有造型设计的教育,更没有家具品鉴和审美文化的标准。自从王世襄先生提出“明式家具十六品”的审美与品鉴观点之后,就没有人对家具艺术形式进行研究,树立审美品鉴的标准,学术研究止步于辨器识物的档次。

 

在制作工艺上得益于科技的发展与工具的革新,我们有媲美明清的能力,但是在型制气韵、格调品味上,我们却望尘莫及!当前明式家具中片面追求材质纹理的妖艳花哨,而忽视对型制比例、线条气韵的欣赏;清式家具中一味追求雕饰的繁琐、规格的庞大臃肿,而不知清式家具的最高审美标准是静穆渊深!也不知道传统文化中强调的是优雅的内敛,而不是富贵的张扬。

 

审美与品鉴文化的缺失,使得行业中广泛存在美丑不辨、雅俗不分的家具作品与消费观念。审美品味的退化,精英文化的沦丧,既是阻碍我们行业转型发展的瓶颈,也是我们羞对先辈与后人的悲哀!

我们如何为行业中注入文化?

 

中国红木家具行业已经经过粗放式加工制作,一哄而上发展壮大的第一个十年。在前一个十年,这样一个依靠自然材质消耗而飞速发展的行业模式,肯定不具有长期持续发展的可能!

 

一个只要是做红木家具,不管做成什么品质都能挣钱的市场,一定不是一个正常和成熟的市场。

 

选用名贵稀缺的自然材质,加上传统手工艺制作方式,并承载着千年家具文化传统的产品,只能依靠木材价格上涨而盈利,无法由加工制作向设计制作转型,无法实现企业品牌的溢价、文化艺术附加值、企业品牌附加值的行业,也不是一个成熟和真正成功的行业,也无法赢得历史的尊重!

 

放眼历史来看,我们这个时期,似乎是行业发展的高峰时期。但我认为:真正有价值的发展“高峰时期”,不是指生产企业和从业人员的数量多、市场营业额大的高峰。这种高峰是消耗自然资源最为巨大、环境破坏最为惨烈、产品附加值最为低廉的,是红木家具行业病态繁荣和无序发展的产业高峰。我希望的红木家具发展高峰是有序发展、理性竞争、设计主导、文化先行、精品纷呈、媲美明清的一个家具文化艺术鼎盛高峰,只有这样的“高峰”才有意义,才能让我们无愧于先辈,也无愧于后人。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家具协会连续两年举办精品品鉴会,定位就是推出当代红木家具精品、宣传精英企业品牌、培养精品的评鉴意识,打造出传统红木家具的系列知名品牌。以一批精工细作、精品名作在社会上频频亮相,让一些真正优秀的红木家具品牌能够脱颖而出,将设计意识、品牌价值和原创艺术价值推向家具行业金字塔的顶端,品牌与文化效应所带来的回报与价值超越劳动密集型的生产方式,才会让传统红木家具企业有更加大的动力完成传统红木家具的设计与创新。

 

今天,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因为你们是行业的精英,需要肩负使命与责任!